城南有诗客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城南有诗客网 » 广告

忘掉某明星吧!央台报道,震颤国人灵魂!



央视最新一期《朗读者》节目

 最后短短17分钟里,

一位96岁的老军医

不仅让董卿泪如雨下,

更让人看哭了三次!


↑↑↑↑↑

这段只有17分钟的视频,

 能治病救人,更足以震颤国人灵魂!


这名老军医叫吴孟超,

一个极其普通的名字,

普通到我们从未听说过,

但又是一个需要我们必须记住的名字,

关键时刻,能救人一命!


他有一双神奇的手,

由于拿了70年的手术刀,

这双手已经严重变形……



他还有一双特殊的脚,

由于手术长时间站立,

他的脚趾已经不能正常并拢!



也许你根本想不到,

就是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军医,

不仅是中科院院士,

还是中国当之无愧的肝脏外科之父,

更在2005年从胡锦涛同志手中,

接过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早已功成名就的吴老,

今年已经96岁了,

他从没有摆过院士的谱,

更没有一丁点儿专家的架子,

始终履行着一个普通外科医生的职责,

直到现在,

老人每周仍坚持做3台大手术!



这张照片是刚下手术台的吴老,

他累得瘫靠在沙发上,

却笑得像个孩子,

无法并拢的脚趾,看着让人心疼!


近70年来,

吴老共施行肝脏手术16000余例,

早期肝癌病人的术后

五年生存率达到70%以上!

吴老的故事之所以感动人,

绝不仅仅是他医术高超,

更是因为他作为医生的准则和操守!


NO.1

我不过是个吴孟超嘛

荣誉?那算啥!


2004年,肝部长了巨型肿瘤的少女王甜甜

引发了各大媒体的报道,

她肝脏的肿瘤比篮球还大,

大到所有人都认为

只有肝移植一条路可以保命!

那是一个夏日的下午,天气闷的让人难受。可是,即使是在这种天气下,我仍要背着书包,穿梭于各大补习班中。同样的下午,我走进同样的教室。环顾四周,我便看见他正微笑地向我招手。其实我们彼此并不是十分熟悉,只是经常坐在一起,便熟悉了,每次我来时,他便会微笑地向我招手,我则会回应一个微笑。一节课仍然在老师的风风火火中结束了。我背起书包准备出门,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正在我准备顶起书包冲出去时,他轻轻在后面拍了拍我。他说:“忘了带雨伞了吧!那和我一起走吧!淋浴会感冒的!”我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外面密密的雨丝,微笑地点了点头。就这样,我们共同撑起一把伞,走在着湿漉漉的地面上。外面雨仍就下着,而伞下,则是一片有说有笑的晴空。伞中不时传出我们银铃般的笑声。这时,我们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我对他说:“你快回家吧!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可他却说:“,没关系,淋雨会着凉的。”于是,他坚持把我送到家门口,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心中充满了感激。一个参加过二战的英国老兵去日本旅游,看到3个日本孩子在玩一种叫“生存”的游戏,一张张卡片上分别有虎、狼、狗、羊、鸡、猎人等图案,3个孩子各执一副。游戏的规则是:虎能通吃,但两个猎人碰到一块可以打死一只虎;一个猎人可以打死一只狼;但两只狼碰到一起可以吃掉一个猎人;虎和狼都被消灭后,一只羊能吃掉一只狗。他大惑不解,怎么会有这样的逻辑?日本孩子回答说:“虎和狼都没有了之后,狗就会处在松懈的状态中。这时,不但一只羊能够吃掉它,两只鸡碰到一起也能将它消灭。没有了对手的较量,没有了危机和竞争,任何一种事物都会因松懈而倦怠,从而走向颓废甚至灭亡——我们的教科书上就是这么写的。”老王平时沉默寡言,总是一声不响的埋头做事,话说最少活干最多却也乐呵呵的收和别人一样的工钱。酷暑,母亲给大家切了一大盘西瓜,吆喝一声,大伙儿有说有笑地赶来拿最大最红的西瓜,等别人都散了之后,老王才慢吞吞地走来,将他漆黑的手伸向那块最小的西瓜,蹲在角落里忘情的吃起来。我那时候小不懂事,见状打趣说到:“王嗲,你都要将那西瓜啃出洞来了!”老王讪讪地笑了一下,把那快啃成片了的瓜皮放下,起身低头抠着自己指甲缝里的米糠。每到夏天,老王总是从乡下给我背来一大捆滚着晶莹露水的青绿大莲蓬,咧着嘴,龇着那口被烟熏黄了的牙,喏喏的说“我起早下水摘的,隔夜的不好吃,新鲜的,新鲜着呢,你吃,你吃一个呢……”,入了秋,老王又带来一纸箱朱红甘甜的小橘子,我欢快地说:“谢谢王嗲,你对我真好!”老王不好意思地挠挠他头顶稀疏的头发,笑了一下,低头转身去上工了,老王的背影被夕阳拉得老长,老长。每当我坐在铁架台上呆滞地看着搬运工们工作时,看到满脸沉重的包袱,颤颤巍巍穿梭往返于货车之间,都会想,那是怎样强大的毅力驱使一个人忍受如此大的痛苦。人们说,老王要当一辈子搬运工。记得大概是在我三年级的时候,那天我正百无聊赖地在桌上涂鸦,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撕破了夏日烘热的空气,我赶忙滑下凳子跑出去看个究竟,老王痛苦地在地上呻吟着,在玉米和尖锐的石子夹杂的血泊间颤抖,老王的额头上全是与米糠混合了的看不出颜色的汗水,眼角的沟壑中也满是泪水……老王摔的挺严重的,我以为他再也不会来了,但是,没多久后他又来上工了。后来,我才知道,老王家的几个姐妹全靠着老王的苦力支撑着,老王啊,如同老黄牛一般的老王啊,在养了自己一家人之后还放不下他同胞的姐妹,恳求着我母亲不要嫌他老将他辞退。——人类邪恶的根源;爱情那是一个夏日的下午,天气闷的让人难受。可是,即使是在这种天气下,我仍要背着书包,穿梭于各大补习班中。同样的下午,我走进同样的教室。环顾四周,我便看见他正微笑地向我招手。其实我们彼此并不是十分熟悉,只是经常坐在一起,便熟悉了,每次我来时,他便会微笑地向我招手,我则会回应一个微笑。一节课仍然在老师的风风火火中结束了。我背起书包准备出门,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正在我准备顶起书包冲出去时,他轻轻在后面拍了拍我。他说:“忘了带雨伞了吧!那和我一起走吧!淋浴会感冒的!”我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外面密密的雨丝,微笑地点了点头。就这样,我们共同撑起一把伞,走在着湿漉漉的地面上。外面雨仍就下着,而伞下,则是一片有说有笑的晴空。伞中不时传出我们银铃般的笑声。这时,我们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我对他说:“你快回家吧!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可他却说:“,没关系,淋雨会着凉的。”于是,他坚持把我送到家门口,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心中充满了感激。一个参加过二战的英国老兵去日本旅游,看到3个日本孩子在玩一种叫“生存”的游戏,一张张卡片上分别有虎、狼、狗、羊、鸡、猎人等图案,3个孩子各执一副。游戏的规则是:虎能通吃,但两个猎人碰到一块可以打死一只虎;一个猎人可以打死一只狼;但两只狼碰到一起可以吃掉一个猎人;虎和狼都被消灭后,一只羊能吃掉一只狗。他大惑不解,怎么会有这样的逻辑?日本孩子回熟悉,只是经常坐在一起,便熟悉了,每次我来时,他便会微笑地向我招手,我则会回应一个微笑。一节课仍然在老师的风风火火中结束了。我背起书包准备出门,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正在我准备顶起书包冲出去时,他轻轻在后面拍了拍我。他说:“忘了带雨伞了吧!那和我一起走吧!淋浴会感冒的!”我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外面密密的雨丝,微笑地点了点头。就这样,我们共同撑起一把伞,走在着湿漉漉的地面上。外面雨仍就下着,而伞下,则是一片有说有笑的晴空。伞中不时传出我们银铃般的笑声。这时,我们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我对他说:“你快回家吧!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可他却说:“,没关系,淋雨会着凉的。”于是,他坚持把我熟悉,只是经常坐在一起,便熟悉了,每次我来时,他便会微笑地向我招手,我则会回应一个微笑。一节课仍然在老师的风风火火中结束了。我背起书包准备出门,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正在我准备顶起书包冲出去时,他轻轻在后面拍了拍我。他说:“忘了带雨伞了吧!那和我一起走吧!淋浴会感冒的!”我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外面密密的雨丝,微笑地点了点头。就这样,我们共同撑起一把伞,走在着湿漉漉的地面上。外面雨仍就下着,而伞下,则是一片有说有笑的晴空。伞中不时传出我们银铃般的笑声。这时,我们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我对他说:“你快回家吧!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可他却说:“,没关系,淋雨会着凉的。”于是,他坚持把我熟悉,只是经常坐在一起,便熟悉了,每次我来时,他便会微笑地向我招手,我则会回应一个微笑。一节课仍然在老师的风风火火中结束了。我背起书包准备出门,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正在我准备顶起书包冲出去时,他轻轻在后面拍了拍我。他说:“忘了带雨伞了吧!那和我一起走吧!淋浴会感冒的!”我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外面密密的雨丝,微笑地点了点头。就这样,我们共同撑起一把伞,走在着湿漉漉的地面上。外面雨仍就下着,而伞下,则是一片有说有笑的晴空。伞中不时传出我们银铃般的笑声。这时,我们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我对他说:“你快回家吧!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可他却说:“,没关系,淋雨会着凉的。”于是,他坚持把我熟悉,只是经常坐在一起,便熟悉了,每次我来时,他便会微笑地向我招手,我则会回应一个微笑。一节课仍然在老师的风风火火中结束了。我背起书包准备出门,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正在我准备顶起书包冲出去时,他轻轻在后面拍了拍我。他说:“忘了带雨伞了吧!那和我一起走吧!淋浴会感冒的!”我望了望他,又望了望外面密密的雨丝,微笑地点了点头。就这样,我们共同撑起一把伞,走在着湿漉漉的地面上。外面雨仍就下着,而伞下,则是一片有说有笑的晴空。伞中不时传出我们银铃般的笑声。这时,我们需要向不同的方向走。我对他说:“你快回家吧!剩下的路我能跑回去的。”可他却说:“,没关系,淋雨会着凉的。”于是,他坚持把我答说:“虎和狼都没有了之后,狗就会处在松懈的状态中。这时,不但一只羊能够吃掉它,两只鸡碰到一起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