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南有诗客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城南有诗客网 » 家居

御史被判斩首,临刑前大义凛然拒不认错,雍正密旨:这人杀不得

雍正无疑是清代最有作为的皇帝之一,他在位十三年一举刷新了吏治,充盈了国库,为乾隆盛世打下坚实的基础。可为了太和殿那个宝座,雍正付出的代价也是很高。为了给自己正名,他背上了“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罪名,也有人说他嗜杀成性,不计后果。

御史被判斩首,临刑前大义凛然拒不认错,雍正密旨:这人杀不得

的确,在雍正眼里,一切都不在话下,似乎要杀谁就杀谁,而且总能找到借口和法律依据,做到“至公至正”地杀人。从这个意义上说雍正是个杀人狂,一点也不冤。但说他不计后果,恐怕也未必。从雍正不肯杀谢济世这一点上看,他还是有所顾忌的。

谢济世,广西全州人。康熙五十一年进士。雍正四年,任浙江道监察御史,上任不到十天,即弹劾河南巡抚田文镜“营私负国,贪虐不法”等十款大罪。身为御史的谢济世,弹劾一个封疆大吏,这在当时算不上什么大事。然而,雍正当时正信任和依靠田文镜,所以见到奏折,心里很不是滋味,指责谢济世与李绂互通声气,阴结朋党。

在此之前,即雍正四年三月,李绂由广西巡抚升任为直隶总督,赴任前经过河南,见到与他同年科考的官员,一个个被田文镜参劾,于是心生不满,当面指责田文镜故意蹂躏读书人。到京后,李绂上奏雍正帝弹劾他误国殃民,有意排挤科甲出身的官员。

御史被判斩首,临刑前大义凛然拒不认错,雍正密旨:这人杀不得

因为谢济世所弹劾的内容与李绂极为相似,雍正便怀疑他们早有串通,因此他将谢济世的奏章掷还,不让参奏。可是,谢济世坚持不收回,惹得雍正大怒,下令夺了谢济世的官,让大学士、九卿、科道共同审理此案。

谢济世还真是条硬汉,泰山压顶腰不弯。审讯中,他申辩极为有力。刑部尚书按照雍正的旨意问他:“谢济世,你这样做,是谁在背后指使?”他回答干脆:“没人指使,如果说有人指使,那就是孔、孟。”不管是怎样审讯,怎样用刑,谢济世始终如一,守口如瓶,不承认有人指使。不得已,刑部以“显系听人指使,要结朋党”审结,奏请斩立决。

御史被判斩首,临刑前大义凛然拒不认错,雍正密旨:这人杀不得

这个结果报给雍正以后,让他感到十分为难,杀掉谢济世,担心酿成世道人心之患,可不杀又咽不下这口气。为了挽回面子,雍正在众臣面前强辩说:“谢济世与李绂所奏完全相同,其间必有大奸大诈之人暗中指使,目的是让朕背上杀言官的罪名。”随后,他下旨免了谢济世的死罪,将其发往军中效力。就这样,雍正给自己搭了个台阶走了下来。

雍正之所以要整谢济世,是想把他作为整朋党的突破口,查清与李绂的关系,企图一举粉碎科甲同盟。然而,谢济世的所作所为,使雍正落了空,可他又不甘心,不得不拿起文字狱这把屠刀,想从文字上抓住了谢济世的把柄将其置于死地。

御史被判斩首,临刑前大义凛然拒不认错,雍正密旨:这人杀不得

谢济世对儒学的造诣很深,他给《大学》作了注释,不料这事被雍正获知。他说谢济世是“诽谤程朱”,含“怨望不平”气,借注经表达对皇帝的怨恨和诽谤。不久,爆发了陆生楠《通鉴论》案,雍正授意将陆生楠和谢济世拟斩立决。

雍正七年(1729年)十二月底,行刑的那一天,刑部为谢、陆两人开设酒宴,随后将二人押赴刑场。刽子手先砍下了陆生楠的脑袋,并让谢济世押在一旁观刑。行刑官逼问:“你现在总该知道田文镜公忠体国了吧?”谢济世不慌不忙地说:“臣愚笨,至死也不知道田文镜的好处。”正当刽子手举刀之时,忽听监斩官喊道:“慢!有密旨在,谢济世从宽免死,交顺承郡王锡保,令当差效力赎罪。”

御史被判斩首,临刑前大义凛然拒不认错,雍正密旨:这人杀不得

这是一幕恶作剧,雍正是想让谢济世体验一下死神降临的恐惧和痛苦。不过也不排除雍正欣赏谢济世的刚直不屈,或许正是谢济世行刑前说的那番话,触动了雍正帝,这样的耿直的大臣是杀不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