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南有诗客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城南有诗客网 » 新闻

红色文化丨全面抗战时期的“小上海”!


南平,在小编心中

不仅山清水秀、气候宜人

而且自然风光优美、名胜古迹甚多

在南平的历史长河中

全面抗战时期

南平成了小后方


1938年初,为适应抗战需要,福建省政府主席陈仪决定将省政府及所属单位和中央驻闽各机构内迁闽西北。


厦门沦陷后,福州人心惶惶,内迁工作全面展开,省政府迁到永安,以永安为政治中心,以南平为军事枢纽和工商业中心。


闽浙二省及上海沦陷区的军政警特机关、学校、报社、工厂和公司纷纷内迁闽北,军政要员坐镇延平。


沦陷区的同胞先后迁徙南平,市区居民从2万余人猛增至10万多人,中华路(今市政府至建设巷)一时变成“上海街”,上海话、浙江话到处可闻,福州人随处可见。



1942年夏,福州沦陷后,日本侵略军1000多人扑向闽侯,窜入古田,企图逼近南平,当时驻扎南平的第13补训处新兵团,开赴闽侯白沙,在太湖与日军展开激战,歼敌一个大队,余敌仓皇逃回福州,取得大湖战役胜利,打破了日军北进南平的企图。

南平举行盛大庆祝


省政府迁永安后,把南平当作保卫临时省政府驻地的重要门户。


当时,南平城区军营林立,军政训第13补训处驻梅山坡,国民党陆军46师师长李良荣任处长,所训新兵都是从南洋回国的爱国青年,爱国侨领陈嘉庚从延安返回福建时还专程抵南平看望了他们


第25兵团分监部,负责所属部队弹粮补给、伤兵收容救治等任务。当时驻延军警机构还有国民党宪兵司令部第4团、省水警总队、延建警备司令部、闽江江防司令部、中美合作所东南心理作战站等。



为了发展战时经济,南平一时成为东南繁荣的工商城。


在商业方面,福建省贸易公司从福州迁到南平中华路,职员达200多人,经营土特产外销及从外埠进口货物,控制全省大部分物资,形成庞大的商业贸易网,营业额占当时全省贸易总额的60%左右。



随着南平城乡人口的猛增,从福州、浙江、上海迁来的公私营商业数以千计,仅浙江金华就迁来7家百货店;在工业方面,全省经批准登记的工厂共59家,而在南平就有21家。

1942年7月,在南平成立省企业公司,下属有铁工 厂(在后谷)铸造各种机械配件;电工厂(在水南)仿造德国西门子电话机及机电用零件;纺织厂(在水南)以木机纺织各色土布;肥料厂生产“星工牌”肥田粉。

在军工方面,1943年,原设浙江遂昌的军政部兵工厂迁至峡阳镇,这是一个大型兵工厂,能生产捷克式机枪、雷管、炸药等武器。

除公营企业外,私营工厂亦有所发展,如建华火柴厂,所产火柴除供应本省外,还销往浙江、江西两省。


抗战期间

省政府通令沿海各地的公私立中等以上学校迁移后方

福州有多所中专学校迁到南平

1938年6月,华南女子文理学院及附中(今福州二中)迁到南平;


1940年,省立高级商业职业学校(今福建商专)迁东教坊(今九二医院);


1941年,省立女子家事职业学校迁至夏道镇徐洋村;


1942年春,省立师范专科学校(今师范大学)迁后谷村;


1943年,省立福州工业职业学校迁西芹镇。



原在福州、杭州和金华的《南方日报》、《东南日报》、《天行报》等多家报社、出版社也陆续迁到南平。


      当时,南平还出版多种进步刊物,如《国际时声研究》、《现代青年》、《东南图画半月刊》、《现代文艺》等。


由于学校、报社和出版社迁移南平,一大批上海“孤岛”时期的艺术家也云集山城,有作家、画家、戏剧家、音乐家等,其中较为著名的有作家靳以、王西彦、宦乡、杨潮、吴大琨、施蛰存、赵家欣、许杰、陈伯吹、王季思等;画家有宋秉恒、邵克萍、杨可扬、郑乃光等;戏剧家有上海歌剧院著名演员王之湘等。


他们利用报纸副刊和文艺刊物,喊出坚持抗战的呼声。抗战后期,南平话剧和音乐演出十分活跃。如剑津中学剧团、前锋剧艺社分别演出巴金的《家》、曹禺的《重庆24小时》、于伶的《女子公寓》、田汉的《秋声赋》等;剑津音乐团演出的救亡歌曲《民族的奋斗》、《沦陷的悲哀》等,慷慨悲壮。


抗战期间,南平成为日军空中打击的重要目标之一, 1939年5月至1944年夏天,日军对南平进行8次大规模的空中轰炸。



日寇的暴行

激起山城同胞的爱国热情

不论男女老少

同仇敌忾

一致抗日


最终

经过全面抗战

我们取得了伟大的胜利!


文刘光舟  图/区新闻中心


来源:美丽延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