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南有诗客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城南有诗客网 » 英语

1944年圣诞平安夜,三名美军和四名德军在阿登森林相遇

1944年平安夜,为躲避盟军的全天候轰炸,12岁的德国男孩弗里茨和母亲伊丽莎白躲在阿登森林深处的一座小木屋里避难,弗里茨记得那天雪停了,天气却异常寒冷,黄昏时分他们开始准备圣诞晚餐,突然听到有人敲门,弗里茨以为是父亲回来了,打开门看到两名美军士兵。

1944年圣诞平安夜,三名美军和四名德军在阿登森林相遇

阿登森林

“他们看起来大概20多岁,抓着步枪比划着什么,我听不懂英语”,弗里茨的母亲急忙将他挡在身后,这时候弗里茨发现外面的雪地里还躺着一名美军士兵,母亲将三名美国兵让进了屋子里,其中一名会讲一点法语,他对同样懂法语的母亲说他们被打散了,已经在森林里走了三天,一名战友负了重伤,保证吃点东西就会离开,母亲叫弗里茨再去准备些土豆,她让受伤的士兵躺在火炉旁,这时候又有人敲门,母亲和弗里茨以为又是走散的美国兵,打开门发现四名全副武装的德国士兵,带头的军士礼貌地祝福圣诞快乐,母亲连忙将他们挡在屋外,弗里茨吓得几乎晕了过去,他知道战时法律规定窝藏敌军会被立即处决。

1944年圣诞平安夜,三名美军和四名德军在阿登森林相遇

阿登战役中的美军

母亲告诉德国兵屋内有客人,不方便他们进去,德国军士问是不是美国人,母亲默认,德国兵没有马上端着武器冲进去,他们表现得有些不知所措,母亲急忙跑回屋里,告诉美军他们被包围了必须放下武器,不等他们回答,母亲抓起他们的武器放在门口,然后告诉德国兵可以进屋,但武器必须也放在门口。

1944年圣诞平安夜,三名美军和四名德军在阿登森林相遇

阿登战役中的德军

四名德军商量了一阵,估计他们也是冻坏了,于是同意了母亲的要求,他们进屋后气氛变得尴尬,弗里茨记得双方士兵都在尽量回避对方的眼神,过了一会一名会英语的德国兵首先开口,他是他是医学院的学生,可以帮忙看看受伤美军的伤口,美军没有作声也没有表示拒绝,这名德军检查完说伤口冻住了不会感染,但由于失血过多需要保暖和营养,他请母亲准备些温水。

1944年圣诞平安夜,三名美军和四名德军在阿登森林相遇

根据事件改编的电影

圣诞晚餐准备好后,双方士兵坐在桌子的两边,母亲对着蜡烛朗读圣经,最后说希望今晚没有战争和流血,双方士兵沉默不语开始用餐,弗里茨发现一名德国兵的眼圈红了,第二天一早母亲请双方士兵离开,美国人和德国人的话突然多起来,那名懂英语的德军问美国人准备从哪里突围,美国人说想去附近的蒙绍镇,德国兵说那里已经被德军重新夺回,他们必须绕路,分手时德国兵送给美国兵一枚指南针。

1944年圣诞平安夜,三名美军和四名德军在阿登森林相遇

根据事件改编的电影

战后弗里茨和家人继续生活在德国,他的母亲1966年去世,弗里茨移民到美国夏威夷开了一家烘培店,他偶尔和客人谈起这件事情但很少有人相信,直到1995年电视节目”未解之谜“的播出才引起人们的关注,一名马里兰州养老院的护士给电视台打电话说有个老人讲过同样的故事,弗里茨探望了这位老人,他叫布兰克,正是当年那三名美军之一,老人还保存着德国兵给的指南针,他见到弗里茨第一句话:”是你妈妈救了我的命“,说罢眼泪夺眶而出。

1944年圣诞平安夜,三名美军和四名德军在阿登森林相遇

弗里茨(右)和老兵布兰克

弗里茨去世于2002年,他最大的遗憾是没有找到当年那四个德国兵,晚年他最后一次接受采访时说:“那场战争中的人都已经疯了,但我的母亲相信人性本善(man is naturely good),绝大多数人冷静下来都是好人,不好的环境才会让他们变得邪恶,只有坚持善意才有可能使他们找回人性”,有人也提出了疑问,如果遇到的不是美军而是苏军呢?